贵阳闹市猴园半喜半忧(组图)

2019-06-26 02:52栏目:betway必威生活

目击之公园猴灾。一位游客掏出香烟想诱惑猴子抽,猕猴没理转身离去。一群猕猴爬到孙小姐身上找吃的。孙小姐坚持喂猴已经4年了。  2007年6月19日下午,端午节。50多岁的曾阿姨背着数十斤水果上山喂猴。她每月喂猴的开销要1000多元为了保障猴群的安全,盘山道上许多地方都设有警示牌,但涉猴车祸还是时有发生。    一只猕猴接过游客手中的矿泉水来喝。这里的猕猴不仅食物依靠人们提供,就连水也是游客供给,已经很难用野生和驯化这样的概念来区分猕猴了。  夜幕下树梢上,一只离群的公猴独守夜色。在猕猴的社会里,公猴会因为抢夺配偶的战斗中失败而被驱逐。山上的公用电话亭是猕猴们爱玩的地方,因而电话亭的损坏率是其他地方的好多倍。

猕猴:从10到600

  贵阳人爱猴。由于这种喜爱,居住在黔灵山的猕猴被贵阳人称为“黔灵猴”。

  1984年的一个夏日,贵阳市黔灵山深处,自由嬉戏的10来只野生黔灵猴不会想到,他们的种群将随着一支“驯猴班”的到来而改变。那天,他们被带出山林洞穴,尝到了从未想见的“人间美味”———水果糖。之后它们被精心呵护,20年来发展成600余只的“大家族”,占据了4个山头425公顷的“领地”。

  他们的存在,是自然造化和人为干预的结晶,如同任何一片被侵入的原始土地,“土著居民”将喜忧参半。

  面对坚持十余年喂养他们的市民,他们偶尔也会毫不留情地扑上前去,尤其是对衣着鲜艳的妙龄少女,饱餐后却给衣食父母留下一道道爪痕。“服务咨询处”的工作人员带着游人去打疫苗是常事。

  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贵阳市民的爱猴之情,这个中国最大的城中猴园,给贵阳市带来的不仅是旅游收益和海内外声誉,更多的,是大家对家乡山水的热爱和保护意识。

  市民:我爱黔灵猴

  2007年6月19日是端午节,50多岁的曾阿姨背着4个口袋,来到黔灵公园上山喂猴,这是她坚持了4年的习惯。口袋中装满了香蕉、苹果、荔枝、李子等水果,重达50多斤。

  盘旋的上山路约两公里,一路上曾阿姨歇了好几次,曾阿姨本以为端午节别人都不会上山喂猴,猴子会挨饿了。但一路上她还是遇到了许多一起喂猴的老朋友,他们相互通报着各山头猕猴“新讯”。曾阿姨是贵阳黔灵山猕猴保护委员会的成员,这个组织有60多人,于今年6月在贵州省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处的支持下成立。这样,常年来民间自发的群体有了官方组织。

  今年,“我爱黔灵猴”大型系列活动陆续展开。“给猴宝宝取名字”、选美猴王、甚至连青年男女的相亲活动也靠一起上山喂猴来拉近距离。

  猴群是直接得到实惠的一族,如今它们分裂成了10多个群体。每个群体都有自己的领地,每天从上午开始就守在自己的地盘,等待人们喂养。猕猴看见熟悉的人会上前打招呼,讨要食物。

  公园:猴满为患

  猴群的不断膨胀带来了生态环境和安全方面的问题。80%以上的森林覆盖原本是黔灵公园的骄傲,可如今,猴群对森林的破坏日益严重,有树皮被啃,有游人频遭袭。公园管理处请来专家、市民共同讨论,商量如何解决“猴满为患”的问题。

  黔灵公园管理处书记陈光对新京报记者介绍,对于猴群的泛滥趋势,他们已经想出了“招数”并在实验中。比如,将老弱病残的猴清理出来交给医院做实验,在每个路口加强标牌警示,把那些脾气暴躁、爱袭击游人的猴头投进“大牢”闭门思过。如果各方面条件成熟,还会对猴群采取适当方式的“避孕措施”。

  但是与黔灵猴结下了深厚感情的市民们却不能理解公园的苦衷,一些市民找到公园管理处,表示抗议。一些性情暴躁、喜攻击游人的孤猴被抓进铁笼后,不知情的市民不但出面制止,还动手将铁笼撬开,放走猕猴。

  公园管理处处长毕建明在一次采访时曾说,“如果再不想办法解决‘猴灾’,一旦公园的生态遭到破坏,没有几十乃至上百年时间,根本无法恢复。”在他看来,猕猴数量膨胀,客观上已经导致公园生态环境的不和谐,然而,“在城市、人、猴,这三者之间寻找一条和谐共处之道,谈何容易。”

  本报记者 郭铁流 阳思齐 摄影报道

[FS:PAGE]

版权声明:本文由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-必威国际登陆平台发布于betway必威生活,转载请注明出处:贵阳闹市猴园半喜半忧(组图)